第009版:致青春
上一版3  4下一版  
那些年 初为人师
      
 
网站首页   |   数字报刊    
  都市热报主办
2017 年 9 月 13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那些年 初为人师
作者:杨锦红
15年前的我
现在的我

    岁月如烟。如烟的时空定格在十七年前的那个夏日,我欢喜而又忐忑地走进了二十九中的大门。那天是6月29日,几年后,女儿也在这个日子出生,不知道这巧合算不算是冥冥中注定的缘分?总之,我十七年的教师生涯,就从此开始。

    那些年,年轻老师们没有自己的房子,住学校宿舍是大多老师都经历过的事。单是学校宿舍,我就搬过五次。刚入职,我和同事琪琪一起住在校门口的学生宿舍,后来因为琪琪要兼职管理住校生,于是又一起搬到二楼。

    那时候我是班主任,每天像个了不得的大忙人,所以琪琪总是帮我打午饭。两个人挤在斗室(备注:形容屋子极小)中飞快地吃完午饭,又各忙各的去。到了下午,两人一起去临江重百负一楼吃晚饭,琪琪最爱那里的绿豆沙,我最喜欢那里的汤包和鸭血粉丝汤。上了一天课,又累又饿,经过漫长的排队等待后,我终于在氤氲朦胧的热气中将软软的包子夹起。小心地咬开一个小洞,香腻滚烫的汤汁在唇舌之间流转,竟令人不忍咽下。接着意犹未尽地将皮蘸着姜醋吃掉,一天的劳累立刻烟消云散。再来份儿鸭血粉丝汤,哧溜哧溜解决完,幸福地打个嗝,回到宿舍备备课,改改作业,或者去操场跑跑步,聊聊未来。

    两个新教师的一天,就这样简单,幸福,又充满希望。

    从宿舍到教室很近,穿过一条不长的走廊就到了我的初一四班。这是我的第一届学生,不得不说一下。

    一天中午自习,班上孩子很闹,初为人师年轻气盛的我愤怒而痛心地批评他们,你们是红岩英烈班啊,怎么能这样?到最后,我竟掩面摔门而去。正一个人在宿舍生闷气,班长来请我回去。穿过走廊,回到教室,五十几个孩子齐刷刷地低着头站在座位上,黑板上写着三行大字:杨老师不生气,我们错了,对不起。我哭了,孩子们也哭了,那个画面永远定格在青春的回忆中。

    记忆中,与这条走廊相关的还有一个叫唐鑫的男孩。那是一个在大家眼里极其淘气的孩子,终于有一天,愤怒的我毫不留情地将他的书包扔到了走廊上,书本散落一地。这对一个孩子是怎样粗暴的伤害啊?他哭着求我原谅,发誓再也不犯,我仍不理会。此事不久后的军训,训练场尘土飞扬,一踢正步,孩子们一个个捂着鼻子咳嗽。我赶紧打水洒在地上,唐鑫也来帮忙。第二天,他头痛,我让他休息,他于是一个人蹲在旁边。训练休息时,孩子们拉我过去,只见操场边的地上是一排用沙土堆起的文字:杨老师,我们爱你!这是一个刚被我责罚过的还生着病的孩子,蹲在地上用手一点点堆成的文字!孩子们围着我齐声深情地喊出了那句话,我含着泪一把将这个小小的身子搂进怀里,感动,愧悔,再多的文字也无法描述我复杂的心情。从此,每次走过那条走廊,我就一次次提醒自己,该怎样以宽容和慈爱的心,去呵护一个个纯真稚嫩的孩子。

    也是在这条走廊上,我一次次用墙上的磁卡机拨通家里的电话,父亲总在电话那头问课上得好吗,学生喜欢你吗……最后,他总不忘叮嘱,你一定要用心教书啊,一定把人家的孩子教好啊,千万别耽误了人家!

    现在想来,这么多年,父亲的话我是时时不敢忘记的。十几年过去了,褪去了初为人师的稚嫩与粗糙,多了为人师者的责任和宽容,每当听到孩子们一声声亲切的杨妈妈,每当一次次和孩子们分享他们成功的喜悦,我就感到自己的青春无比的幸福。

    后来,我又搬到了金汤街,和同事婷住在一起。早上上早读,急匆匆从八楼楼上往下奔,恨不得一步跳个三五阶,也许因为年轻,竟然没有摔倒过。来不及时,我就到七星岗坐公交。那时405还是电车,拖着长长的竿子,连接到街边的电线上。运气不好时会脱竿,于是司机爬上车顶昂首接好再走。

    过了半年,我们又搬回了学校。现在文天楼的三楼四楼,当时全成了年轻老师的宿舍。这段群居生活是无比快乐的。

    我斜对面住的是凤和花。凤是个精致的养生达人,上课之余擅长煲汤和熬粥。花在住读部上高三,周末才回来,所以一般凤的美食都是我仗义去分享。凤幸福地享受着美食,却从不担心长胖,十几年永远少女般苗条,这是我一直艳羡的事。凤的民族舞跳得非常好,还能熟练地跳各种健身操。我和花常跟在她屁股后面跳操,但是很遗憾,我一直没有瘦下来。凤的生活过得比我更精彩,十几年间,她勇敢地背着包走遍了大江南北,被我奉为女神。

    花是另一种气质的女孩,朗诵非常棒,阳光,乐观,永远留着俏皮的短发,永远带着温暖的微笑。学生们非常喜欢她,十七年前的学生叫她花姐,现在的学生还叫她花姐;而我已经变成了杨大大,杨妈妈。这也是令我极为嫉妒又惊叹崇拜的事情。

    后来,我才渐渐知晓,二九简直人才济济,各种高人比比皆是:古道热肠豪放直爽又知性典雅的莲子姐,温柔优雅上起课来却激情四射永远不老的汪老师,时尚妖娆霸气侧漏的拉拉操国际王,熟读经书又精通岐黄之术的朱先生,聪慧热情谙熟周易八卦的田小弟……让人不得不感叹,二九实乃藏龙卧虎之地。

    再后来,学校在达美买了房子,住在办公楼里的一众人又搬到了达美公寓。达美是我住过的最后一个集体宿舍,也是青春最后的纪念。

    十七年,就这样以一种仓促而从容的姿态过去了。我遇到一茬茬爱我和我爱的孩子,一个个深藏不露的同事,我很庆幸。更庆幸的是,我仍在讲台上坚定地微笑,从未倒下。

 
 
渝ICP备13006218号-1
《都市热报》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较场口85号大元广场18楼 邮编:400010
电话:023-63900090 E-mail:email-verify@cqdsrb.com.cn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