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春节不一样

●团圆陪父母加班 ●兼职当“铲屎官” ●背古诗挣压岁钱

版次:003    来源:    2019年02月11日

李女士家的两个孩子背诵完古诗又开始写数字

小岳春节当了5天“铲屎官”

石永杰一家人在公司食堂过年,其乐融融

石永杰夫妻俩在陵园内打扫

对于中国人来说,春节是最具仪式感的日子。团圆、祭祖、访亲拜友……是春节常见的“打开方式”,但对他们来说,这个春节有点不一样!

陪父母打扫陵园度春节

从河南许昌到重庆,1129公里,这是石永杰一家四口和岳父岳母团聚的距离。

开车去重庆过年这件事,夫妇18年10月就决定了。

石永杰和李川铃结婚十多年,育有两个孩子,大儿子小露14岁,小女儿小雪还不到4岁。上次见到外公外婆的时候,小雪才刚刚1岁。

“今年,我想回去看看父母。”35岁的李川铃出生在潼南,已经3年没有回过重庆了。虽然每周都和身在重庆的父母通话,但她还是很想见见父母,看看他们是否吃得好,穿得暖。

深知妻子思念父母,丈夫石永杰决定,今年带着妻子和孩子回重庆过年。

大年三十前两天,一家四口回到了重庆南岸区的灵安陵园——李川铃父母工作的地方。

春节,不少市民到陵园纪念逝去的亲人,李川铃父母工作正忙,无法离开岗位过年。为了能让妻子陪伴父母左右,石永杰决定,一家四口就住在父母隔壁的宿舍里,承担打扫陵园的工作。

灵安陵园负责人吴先生告诉记者,春节是祭祀高峰期,原本的陵园清洁工数量根本就不够。因此,陵园规定,春节期间,在这里工作的清洁人员可以介绍自己亲友来工作,公司会适当补贴和提供住处。

这几天天不亮,石永杰夫妇就起床,进入工作状态。“一般早上七点开始工作,高峰期的时候,一直要打扫到晚上七点,祭扫人群才会离去。”石永杰说,到了晚上,一家人才能团聚,在公司的食堂共享天伦之乐。

“这个星期,两个外孙天天都和我们在一起,小雪也认得到我们了,看到我就外婆外婆地喊。”看着外孙和自己越来越亲热,李川铃妈妈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

夫妻俩告诉记者,正月十五后,他们将离开重庆,回到河南老家。

这个在陵园陪伴父母打扫的春节,虽然很特殊很忙碌,但也很温馨。他们说,陪伴的方式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

春节兼职当“铲屎官”

岳建博在渝中区石油路一家饮品公司做运营。他告诉记者,自己从小就喜欢猫狗,也养了宠物,因此深知出远门会导致宠物安置问题难解决,“狗可以寄养,但猫比较认生,不适应寄养的环境,我想上门铲屎应该是一个商机,正好春节我父母来重庆,我也会留在主城,就想要试一试兼职上门‘铲屎’。”

去年12月底开始,小岳就在朋友圈和一些群里为自己的这个兼职宣传做“广告”,最终接到5个订单。和客户签好合同交接完钥匙,大年初一,小岳正式开启了“铲屎官”模式。早上起床洗漱完毕,便从协信云溪谷的家里前往位于沙坪坝的客户家给猫喂食、加水、铲屎,给主人拍宠物视频,接着再前往其他客户家……春节几天,他每天都做着这样的工作,一直到正月初五结束。

“每天上门铲屎大概花四五个小时时间,为节省开支,我都是公共交通出行,所以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路上,其余时间都在陪父母和朋友玩儿。”小岳说,他上门给猫咪铲屎、喂零食、加粮、加水,按照距离收费,1公里内收费10元/次,每增加一公里加收2元/次,5天下来共挣了1000多元,“这一千多元基本上够我那几天的消费了,也让这个春节更加充实了。”

小岳总结到,上门铲屎确实是一种商机,兼职做点“熟人生意”还行,但如果要以此作为一种职业却有一定的难度,比如客户源、行业规范,以及客户的安全顾虑等问题都必须得考虑。

背古诗“挣”压岁钱

大年初一晚上,市民李女士发了一条朋友圈——今年给孩子的压岁钱全靠他们自己挣,背诵古诗,50元一首。

“春节前半个月,我就给儿子讲好了,今年压岁钱靠背古诗来挣,那段时间他每天都拿本书在背。”李女士家住渝中区金银湾小区,有一名7岁的儿子,小名叫西娃,正在上小学二年级。

说起今年压岁钱的发放形式,李女士说,这主要是因为老师要求孩子寒假背诵6首古诗,“但我儿子一放寒假就被送回了巫山老家,家里还有我侄女,孩子玩儿到一起就忘了学习,老人督促孩子不一定听,就想用压岁钱来激励他们。”

除夕当天,李女士挑了20多首古诗,通过报题目,让两个孩子抢答。“为了控制金额和激励他们多背诵,这20多首古诗里,有一些是他们不会背的。”李女士说,最终儿子得到400元的压岁钱,侄女得到350元的压岁钱。

李女士将此事发表至朋友圈后获得不少年轻父母的点赞,不过也有人担心用金钱激励孩子学习会否适得其反。对此,李女士说,过年就图个热闹。“当天领完压岁钱后,两个孩子兴致很高,还主动要求写从1至600的数字。”

让中国年更有中国味

专家

重庆师范大学儿童心理学教授周小燕表示,通过背古诗发放压岁钱的形式比较有新意,比单纯地给压岁钱更有趣;其次,背诵的是古诗词,让这个年更有“中国味”;最后,这种方式不只是孩子在背诵,全家人都在参与,真正达到“全家同乐”。

都市热报-厢遇记者 张春莲 郝树静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