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温暖

版次:012    来源:    2020年01月14日

天空像一床浸湿的棉被,沉甸甸地压在上空,积聚了许久的雪并未落下,阴冷得让人窒息。

那是除夕的夜晚,所有的工人都回家了,只有我和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留在这里看守工地。

不是我不想回家,是因为我并没有挣到钱,在这个工地几个月的工资,全部被我买了自考书和复习资料,自然不能像村里其他年轻人一样,有钱回去交给家里。

吃过晚饭,我走出工地大门。大街上突然空旷起来,偶尔有几个行人匆匆走过,没有人会在意我这样一个无处可去的打工者。

一同留在工地的那个老人,也到亲戚家过年去了,只有我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守着空荡荡的工地。工地上一片漆黑,未装修的楼房像怪兽一样张着黑乎乎的大嘴,孤独、寂寞、害怕,我急迫地需要找一个人说说话。

可是,每遇到一个人,我刚想上前打招呼,他们就会警觉地看着我,然后飞快地逃离。午夜的脚步临近时,我看见不远处的一个电话亭里,有一个人正在打电话,我快步走过去,站在旁边等着。等那人打完电话转过身来,我才发现原来是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也许是刚刚和家里通完电话,她看起来心情很好。

见我看着她,女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话筒递过来说:“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我说:“我不打电话。”

女孩说:“怎么不给家里打个电话呢?今天可是大年夜啊。”

我接过话筒,犹豫了一下,又放下了话筒。

女孩说:“怎么不打呢?”

我说:“我不知道该打给谁呢。”

我知道,此时的家里,继母肯定和她的孩子们吃了年夜饭,或许正兴高采烈地看着电视,没有一个人会想起我的。想着想着,我的泪水不禁流了出来。

女孩疑惑地看了我一眼说:“还是给家里打个电话吧,心情会好受一点儿。”

我摇摇头。女孩就没说什么了,转身准备离去。看着女孩走出电话亭,我突然喊道:“等一下!”女孩回过头来,问我:“有事吗?”我嗫嚅着说:“我太孤单了,能和你说说话吗?”

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连忙说:“我就在这个工地打工,我没有恶意,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要不,我去拿身份证给你看。”

女孩笑了,两个浅浅的酒窝在路灯下泛着迷人的光彩。女孩说:“好吧,刚好我也没处去,咱们一块守岁吧。”

我们来到工地对面公园里的长凳上坐下。我问女孩:“你不怕我是坏人吗?”女孩说“怕啊,但你不是,我相信你。”

那一晚我们坐在城市的角落里,一边看着漫天飘舞的烟花,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直到天渐渐亮了起来。虽然天气依旧阴冷,但我的内心是温暖的。

我告诉她,因为家庭的原因,自己高中没有上完就出来打工,为的是一边打工一边自学,希望通过努力改变命运。大多的时候都是我在诉说,诉说自己对前途的迷茫,对生活的绝望。她安静地听着,指着脚下的枯草对我说:“你一定要相信,只要努力就有回报,你的梦想一定会实现。你看,这些小草冬天它们干枯了,看不到一点绿色,但春天一来就会再次长出来,只要希望还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点了点头。

城市的清晨来临了,昨晚还是阴云密布,早上却是阳光灿烂。因为是大年初一,到处都显得格外安静。女孩站起来,大大方方地伸出手,我们在清晨的阳光下道别。

我们都没有问对方的姓名和家庭情况,只记得她曾经告诉我,她和我一样来自偏远山区,家里给她订下了亲事,过完年她就要回去结婚,从此,就不准备再出来打工了。

我怀着愉快的心情回到工地,一整天都在回味着这份来自陌生人的小温暖。

后来,我在那个工地上呆了三年,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孩。三年里,我白天在工地上劳作,晚上带着一身疲惫读书,终于考到了一张自考文凭,然后离开了工地。我换过无数工作,终于考进了家乡的事业单位。

如今,虽然经历过许许多多的挫折,我像一株冬日里的小草一样,经历雪雨风霜,却始终没有放弃对生活的热爱。因为,我的心里始终珍藏着那份陌生的温暖。我相信,只要内心永远充满阳光,我们的生活就会温暖如春,温暖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