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年香

版次:007    来源:    2020年01月23日

过年,有忙的年,有闲的年。

忙的年,是多数人的年。忙着觥筹交错,忙着人情往来,忙着各种年的筹备。但忙着忙着,人容易忘了年的初衷,忙得没有时间好好品味年的情与趣。

这种时候,年的闲,便显得尤为重要。一个人,得了闲,便有了趣。而年的种种趣,多半与香有关。

花香,是其一。一转冷,年已近。折几支梅,插入清水瓶中。到了过年时,水养的梅枝应节而开,其色暖心,其香幽远。

花香清供,不只是梅,水仙亦可。冬至前后,挑些个头饱满的水仙球,供在向阳的桌上。清水卵石,到了过年,便是一室芬芳。

黄庭坚在《花气熏人帖》中,嗔怪“花气薰人欲破禅”。人有了岁数,心中容易变得波澜不惊。花香太浓,反倒扰了清净。而梅与水仙,花香幽淡清远,不仅不会“破禅”,反倒让人在年的喧嚣中,闻香而入禅,自辟一方清静天地。

花香清供,贵在清字,有清之雅,而无年之扰。但好的年,有清雅,也少不了凡俗。而食香,便是能让人从凡俗中得趣的乐事。过年,年年有余,饭桌上少不了鱼。但一味沉浸在现实的柴米油盐中,容易让人劳心劳力,疲累之余,难免觉得无趣。此时,不妨读一读古人做鱼的帖子,俗中见雅,顿生雅趣。正如王羲之在《裹鲊帖》中提到,“裹鲊味佳”,把裹鲊包着荷叶蒸,味道绝佳。有样学样,与王羲之同品“裹鲊”,这繁琐至极的厨房之事,顿时趣味横生。

花香,食香,自然也少不了茶香。

正如苏轼在《啜茶帖》中,向好友发出的“啜茶否”的邀请,人逢年关喜相聚,知己二三,清茶一盏,闲话娓娓,花香袅袅,这亦是人生乐事。

种种之香,正是年趣所在,与忙忙碌碌之间,自成一片天地。以闲香供年,更能品得年之真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