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面故事

○刘哲

版次:007    来源:    2020年05月22日

夏天来得不声不响。昨晚,小面端上桌时,已是深夜一点。加完班肚皮已空,我照旧走到楼下不打烊的面馆,拉出椅子,顺势放低身子半躺着,把公文包斜跨在另外一张椅背。

重庆这地方夜景不错,暖黄色的光照在店主的脸上,映在酒杯里面,让人有些恍惚。

本答应和好友打个电话,但时间已晚,只好发条短信写点文字,问候鼓励一下。打开微信聊天框,输入一行字:一边生活,一边梦想,我们还在路上。

思索片刻后,又全部删了。感觉自己的脑袋越来越僵了,这么没有灵性的文字,犹如一块风干多年的柴腊肉。我灭了烟,咕噜了一口冰啤。陷入回想……

来渝之后,我历经各种西南美食,唯对“重庆小面”情有所钟。做法简单、出锅上桌也快,和火锅一样,这份食物很好的彰显了重庆人民热情直率、勤劳淳朴的气质。

初尝小面,还是来渝参加研究生复试的时候,那时候精力充沛,坐通宵火车清晨抵达,早饭也不吃,就直奔学校,中午考完才松口气,出校闲逛找吃的。偶遇到一起复试的朋友大堃。他来自银川,爱吃面。我便说,走,咱们去尝尝重庆小面。

进店后,听别人喊着:孃孃,二两小面。我俩相互对视了片刻,在此之前我们都不知重庆面条是要论斤称两的。只好悻悻地说:重庆小面,要两碗大份的。

果然,好吃不贵,分量还多。微微麻辣,让人味蕾绽开,身体燃烧。不知是面的缘故还是什么,下午面试,我和大堃都发挥得不错。从考场出来,时间刚好够吃个晚饭,再去赶车返回各自的大学。

正寻思着吃点什么,火锅?时间有点紧,吃不畅快。于是两人不约而同走向了中午的面馆,又点了两碗小面。

分别时,我跟他说,希望我们几个月后还能相聚于此,一起吃小面,一起求学。

后来,大堃成了我的同学、挚友,并和我一起留在了重庆工作。而我现在,也习惯在误了饭点或者出差回来踏出车站时,找上一个面馆吃个二两。

就这样,重庆小面轻易地在我心中烙下了关于重庆最初的味觉记忆、成为难忘的情感思念。虽然,世间味道千万种,但总会有一种味道在每个人况味各自不同的人生境遇时,提供一种特殊的表达方式。

于我来说,也许小面算一种,小面里有麻辣、有辛酸,也有我的一段青葱岁月,更有燃烧不完的激情和力量。

在四季轮转的清晨深夜,它变成了一种生命的热源,在街边小摊,用“鲜艳”的味道温暖着每一个早起晚归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