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葡萄·绣荷包

版次:007    来源:    2020年05月22日

这是两首民歌的歌名,但都涉及到吃。吃与民间歌谣联姻,吃起来“嘿”香,歌唱起来“嘿”甜。

《摘葡萄》又名《这山没得那山高》。一九五六年由音乐工作者采集于重庆九龙坡区南泉乡。歌子很诙谐,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先是站在葡萄树下,继后来到花椒树下,逗乐,亲嘴儿,歌子就写那种带葡萄味和花椒味的爱情的感觉、滋味:

这山没得那山高,那山有一树好葡萄,

我心想摘颗葡萄吃,人又矮来树又高。

这山没得那山高,那山有一树好花椒。

我心想摘颗花椒吃,麻乎麻乎啷开交。

这首歌在重庆、四川广为流传,很有名的。我想这首歌在重庆人饮食习俗上的贡献,主要还不在吃葡萄,而在吃花椒。川渝菜品重麻辣,而辣味并非川人所独有。湖南人辣不怕,贵州人怕不辣,连陕西人也以出产辣椒而十分自豪。而花椒,川菜中的“麻”,怕只是川、渝两地人的独特味觉了。

花椒用于川菜中,有辛香、麻醉而舒适的感觉。食美味川菜时是这样,小情人在花椒树下亲嘴儿时的感觉更是这样,“我心想摘颗花椒吃,麻乎麻乎啷开交。”

巴渝民歌中,涉及吃的并不鲜见。如有首合川民歌叫《栽红苕》:“天上落大雨,地下好栽苕。栽起又肯长,结起又大条。幺妹回娘屋,顿顿吃红苕。旱晨吃的红苕饭,晌午吃的饭红苕。夜晚没得柴禾烧,只好啃根生红茗。”红茗过剩,山乡太穷成了红苕乡红苕坝红苕国!吃红苕的感觉很真实,很无奈。有句很侮辱人的俗语,说某个人很“农”:“嗯,红苕屎都还没屙干净!

另有一首叫《有祥》的民歌,就不是这种“苦瓜相”,而显得快乐多了。唱的不是红苕,而是麦子、甘蔗、茄子、丝瓜……通常所见的巴渝民歌,都是离不得农事季节和农作物的。“有祥”在方言中含“有意思”、“有想头”之义,最常见的一句话出自老人:“养儿养女有不有祥?我看是没得祥啊!”儿女不孝,没得祥。但麦子、甘蔗是“有祥”——“有祥有祥真有祥,黄糕粑离不得漏子糖。麦子老了晒得酱,甘蔗老了熬得糖。茄子老了一包籽,丝瓜老了一包瓤。南瓜老了黄灿灿,冬瓜老了起白霜。四季豆老了吃米米,黄瓜老了好煮汤。”

人都会老。“人生易老天难老”。人老了有没有祥呢?就看有没有福气了,首先得有一口好牙齿,“牙好胃口就好,身体倍儿棒,吃饭倍儿香”。

有关农事和吃的民歌、民谣,大多数属于“下里巴人”。有没有“阳春白雪”呢?有,而且涉及到大都市豪华酒楼、饭店。有首云南民歌《绣荷包》:“小小荷包,双丝双线挑,妹绣荷包嘛挂在郎腰。”这支歌使重庆特级厨师曾亚光受到启发,以刀为“针”,以发菜、丝瓜、冬菇、泡红椒等原料作为“线”,然后以发制得质感柔和的鱼肚,缝制及云南汉子烟袋下那只荷包形状……这道菜技艺高超,造型美观,汤清味美,细嫩可口。由于制作时费时较长,只在很气派的筵席上才露面。来自于民歌《绣荷包》的这道菜名字就叫“荷包鱼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