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美人”

版次:007    来源:    2020年09月16日

静静的夜晚,推开玲珑的小窗,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沁人心脾。寻香望去,一丛丛昙花将绽未绽,正悄悄地,轻轻地,随风摇曳。

淡雅,宁静,含蓄,宛如月下的仙子,风姿绰约,楚楚动人。遂起身,着衣,携孤灯一盏走出门去,独自踏上狭窄而幽深的石板小路。那条天天都在走的小路,为何今晚却忽然有了一丝丝陌生的感觉?哦,原来是因为平日里那既不显山也不露水的昙花呀!

月光淡淡的,空气中泛着一层薄薄的青雾,像是身披在夜空中的朦胧的轻纱。不知不觉,我已漫步到了它的跟前。

恬静的小骨朵儿,怎能不让人生出爱怜之心来呢?在月华的掩映之下,它们宛如清水漫过的芙蓉,天然去雕饰,淡美不喧嚣。骨朵儿那样小,但却不娇柔,不造作,给人一种极为亲切的感觉,像故人,像孩童的脸庞,温厚,清澈,纯粹。

紧贴着骨朵儿的是那浓绿的如一柄长剑一样的枝条,悄悄地托举着骨朵。柔嫩而宽大的叶儿幽幽微微地布满了它的身体,它们是最敬业、最无私的护花使者,在无数个风雨催逼的日子里,以自己的身体为盾,阻挡着一切困苦,如父母疼爱子女一样,小心翼翼地呵护着那枝头的一朵朵儿。

花丛里时不时地会传来一两声蟋蟀的欢鸣,如一首首清脆的铃音,抚慰着夜的心灵,也抚慰着花开的心事。

昙花,是婉约派中的一份子,它不能是豪放派,因为它的柔情万种是经不得点破的,点破了也就没了意韵。那样含蓄的模样,非昙花莫属。它像是从易安的词句中走出来的,透露着青涩与娇羞。它的生命的轨迹也是含蓄的,默默地生长,缓缓地抽枝,轻轻地开花,悄无声息地飘零……它生命的每一过程都是美的,美得自然,美得妥帖,美得亲切,美得不动声色。

千百年来,昙花给人的印象总是含而不露的。提及它的美时,一下子竟都说不太清,昙花的美,到底美在哪里?这个缘由,也因为它生命的短暂,不知不觉地披上了一层层朦胧的轻纱。以至于,谈起它时,人们的嘴角也被怔住。“昙花一现可倾城,美人一顾可倾国。”就连所留诗句也是这样充满了梦幻。昙花一现,堪比美人倾国。

是呀,为了一刻的绽放,它积蓄了一年多的力量。本以为会在某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惊艳群芳,然而,昙花却低调地选择了与清风明月相伴,不与百花争艳。然后,不娇不媚,无声无息地绽放,翩若惊鸿。一刹那的温柔,便足以撩拨开人的心扉。这就是昙花。

“啪”的一声,眼前的昙花开了,花苞缓缓地张开,一朵朵花苞像是一个个小喇叭,吹奏着绽放的惊喜,温柔成一片无语的忧伤。它——既是月下的昙花,也是月下的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