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杀乌(重庆“蛇祖宗”④)

版次:007    来源:    2020年09月16日

新疆出土伏羲女娲蛇身人首交尾图 【作者简介:余云华——中国民俗学会、中国隐语行话研究会、四川民间文艺家协会前理事,中国民俗语音研究会特约研究员。】

以前,重庆农村遍地流翠,竹树满坡,冬眠以前,看不见蛇才是怪事,但有一种蛇却万万不能看到:到了蛇的繁殖季节,长虫们忙着传宗接代,于是一不留心,就有两蛇交尾缠绵缱绻的“秘戏”进入眼帘。虔诚的村民们不期而遇时,牢牢记住祖训,垂下眼睑,迅速扭头转身,解下裤带,拴系在身旁的竹、树上,默默祷告:“我没有看到,是那竹子(树)撞见的!”本地人深信不疑,只要看到蛇交尾,“不死也要掉层皮”,俗信将裤带拴到竹木上,霉运就让竹树一肩担了。蛇的“好事”,连说也是罪过,迫不得已要讲到,也只能改称蛇“杀乌”(拟音)。

如同亚当和夏娃西方神话中,是西亚、欧洲人类的祖父母,在东方,伏羲女娲则成为“龙的传人”(龙的后代)的华夏民族的祖父母。“龙”由多种动物综合而成,其基形就是蛇——后世汉语称蛇为小龙。按照祖宗诞生谱系,中国较早的老祖母是华胥,华胥生育了伏羲女娲“兄妹”,这对“兄妹”“蛇身人首”,结为夫妇,生育了华夏民族。所以,上古时期,华夏族神圣歌颂自己老祖宗“造人”的丰功伟绩,刻画了数不胜数大同小异的“伏羲女娲蛇身人首连体交尾图”——和自然界的蛇交尾何其相似乃尔!

“蛇祖宗”秘戏图,周代已经堂而皇之登上至圣至洁的大雅之堂,重庆人至今坚守拒见,一个原因是,重庆简称“巴”,汉代大学者解释,巴是蛇。“杀乌”之戏为何不能过目,试想,老祖宗在干“那事儿”,身为其后代,能看么?

以当代自然科学审视,还是不能看。1970年夏季的一天,侵越美军第七集团军某连,上尉马丁带领100多名士兵,午夜潜伏到越军阵地附近,派出30多名工兵到河边背石头加固掩体。一个士兵在掀开一块石头后,发现下面有两条蛇缠扭在一起。他用刀把蛇挑了起来,受到惊吓的蛇飞快地咬了他一口,不久倒地气绝。同伴们赶来营救时,杀死一条,一条负伤逃走。这是剧毒的越南湄公蛇。受伤逃走的是这片领地上的蛇王。它们原本在河边的石缝里交配,无奈遭美军惊扰。蛇之间用特殊的气味互相联系。蛇王一旦有事,其余的蛇便一呼百应从四面八方奔赴云集,上百条大蛇向山姆大叔发动猛攻。惨叫声回荡在河谷,不久就留下了几十具面目狰狞的美军尸体。几名受伤较轻的士兵侥幸逃回营地,但噩梦没有结束。这些蛇群凭借敏锐的嗅觉,顺着美军逃走的路线紧追不舍。哨兵们发现后不敢开枪,用刺刀杀死了10多条蛇,很快,源源不断的蛇群旋风般涌来,瞬间便围住每一个侵略者,有的向人喷射毒液,有的死死缠住人的脚踝。被缠住的士兵无论怎么用力也甩不掉腿上的蛇,想用刀劈又担心伤了自己,眼睁睁看着毒蛇用长而尖的毒牙咬穿厚厚的军裤,扎进肉里。10多分钟后,蛇群消失得无影无踪,100多人的连队只剩下7人狼狈不堪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