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关押在渣滓洞的革命者是如何传递情报的?

背后的英雄 值得敬佩

版次:002    来源:    2021年04月30日

刘石人

黄茂才(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重庆红岩魂陈列馆里,陈列着一面不一样的“五星红旗”,它的正中央是一颗大的五角星,周围均匀分布了四颗小的五角星。

说到这里,你可能会想到电影《烈火中永生》中江姐等革命战士在狱中庆祝新中国成立而绣的那一面红旗,但那是《红岩》小说作者罗广斌在创作时的艺术加工。实际上,这面“红旗”是罗广斌自己关押在白公馆看守所时与难友一起所绣。

那么问题来了,在当时国民党特务森严警戒中的重庆歌乐山白公馆、渣滓洞看守所里,新中国成立和五星红旗的这一消息是如何传递进去的?被关押在狱中的革命者又是如何将里面的情报向外传递?近日,记者前往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采访有关专家,得到了答案。

新中国成立消息经看报得知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七天后的10月7日,新中国成立的这一消息就在白公馆看守所传开了,可这个消息是怎样传进警戒森严的白公馆看守所的呢?答案是:从国民党办的报纸上。

据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有关专家介绍,在白公馆看守所楼下二室里关押的罗广斌,1949年10月7日放风时从被关押在楼上的黄显声处得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消息。而黄显声在国民党军队中有较高的地位,因此在狱中能得到一定的“优待”,可以看狱方规定的报纸,他经常把从报纸上看到的消息,寻机转告,或直接把报纸偷偷传递给狱中的其他难友。得到消息的难友,或口口相传,或偷偷抄录有关消息再传递给更多的难友,这就形成了“狱中挺进报”的“发行”渠道。

10月2日,黄显声就从《新民报》上看到了一则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开幕和闭幕的消息,还报道了政协会议“选出了毛泽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主席,朱德、刘少奇、宋庆龄、李济深、张澜、高岗六人为副主席”的消息。这令黄显声非常振奋,他迫切想得到更多有关新中国成立的消息。10月3日,黄显声在《新民报》上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消息报道,他恨不得马上高声地宣布这个消息,让所有难友都知道,但他只能偷偷寻找机会来暗中传递这个消息。这个机会,终于在10月7日这天出现了。

罗广斌得到这个消息后,激动不已,本来每天仅有的十来分钟放风时间,但他却觉得那天放风的时间太长,太长。好不容易耐着性子挨完了放风时间,罗广斌就三步并作两步赶回牢房中,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同狱的难友们。于是,后面就有了这面在狱中绣的“红旗”。

策反看守、狱医向外送情报

那么,被关押在渣滓洞看守所的革命者又是如何将监狱内的消息传递出去的呢?

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文博副研究馆员王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被关押在渣滓洞的革命者主要通过被策反的狱方管理人员向外传递消息。”

这其中就有医官刘石人。刘石人,1927年从西北军医学校毕业,1948年初已经是中校军医的他经人介绍,到国民党重庆绥靖公署总务处检诊所当军医,不久便被要求前往渣滓洞看守所创设分诊所。与狱中革命战士的接触后,刘石人发现这是一群有理想、有抱负,希望救人民于水火中的人。带着同情和崇敬之心,他使多名被关押人员得以保外就医或获释。

1948年4月,中共重庆市工委妇委书记胡其芬被捕,与正准备回家生产的周泉香同关一室,她得知刘石人经常给周泉香买生活用品和营养食品,还找到了周的堂兄。在后来频繁的接触中,她对刘石人有了更深的了解,于是与同室的难友们商量后决定把刘石人作为策反的重点对象,最终刘石人开始了为狱中革命者传递信息。

给狱中革命者传递情报的还有看守黄茂才。黄茂才出生在四川一个农民家庭,1948年5月调入渣滓洞看守所成为一名看守员。最初,在本分的黄茂才看来,进监狱的都不是好人,每次路过牢房时他都用一种非常害怕的眼光看里面的“犯人”,当“犯人”出来放风时,他也尽量躲得远远的。黄茂才这些表现被狱中的每一个“犯人”看得清清楚楚,他们分析黄茂才与其他看守的不一样,于是对黄茂才开始了策反工作。

据黄茂才回忆:“我可以入牢房查监,这样我们谈话的机会很多。”接触的日子久了,耳濡目染,黄茂才似有所悟,而女同志们也进一步关心他,给他打毛衣,使他认识到共产党员的不一样,于是开始为狱中同志送信、带信。

“除了策反的人员帮忙传递重要消息外,被营救出狱的人也能给狱中难友向外带一些消息。”王浩介绍,江竹筠就请被营救出狱的曾紫霞带过消息给谭竹安。

消息传递的线路并不固定

狱中的消息会被他们送往哪里?答案是:线路并没有固定。

比如,1948年12月,关了八个月的李文祥(地下党重庆城区区委书记)叛变,必须马上把这一情况通知狱外的党组织。刘石人到济民妇产科医院,将信辗转送给院长朱宝翠,避免了党组织遭受更大的损失。此外,上清寺爱国药房、相国寺陆军医院、高滩岩中央医院、大公报馆等,都是刘石人常去送信的地方。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由刘石人出外联络,难友家属曾托他带回消炎片、维生素2000多粒,以及鱼肝油、葡萄糖等药物,这些药物在关键时刻救治了生病的革命者。

而黄茂才多次化名为黄克诚、张力修,穿便服到重庆大学医学院与中共党员况淑华同志接头,为江竹筠、曾紫霞送信;他还带回《社会发展史》等进步书籍以及报纸、药品等物。

1949年1月,国民党要求和中共和谈。消息传来,狱中革命者欢欣鼓舞。为了让外界知道渣滓洞这个关押了数百人革命志士的“活棺材”,使国民党反动派在释放“政治犯”的问题上无法抵赖,于是大家写了一份关押在渣滓洞、白公馆300余名人员的名单,交刘石人带出狱外,交重庆地下党组织,设法寄到香港的报纸刊登。可惜,信件在邮寄香港时,被军统邮检组查出,还将刘石人、黄茂才等多次叫去询问。终因查无实据,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1949年11月27日,国民党对关押在军统重庆集中营渣滓洞、白公馆等处的革命志士实施集体大屠杀,300多人遇难。后来,弃暗投明的刘石人、黄茂才都得到了证明。他们,值得被我们每一个人记住。 都市热报-厢遇记者 张春莲 部分图文资料由红岩联线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