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大象 “躺平”之后 你们要去何方?

版次:006    来源:    2021年06月10日

很多人每天都在关注同样一个问题——今天一路“逛吃”的象群到哪儿了?

从一路北上,到总体向西迁移。7日消息显示,当日早上,象群陆续躺下睡觉。监测人员发现,即便躺着睡觉,象群对小象的保护也是严严实实,小象醒后自己都无法走出重围。

如果从去年3月离开西双版纳勐养子保护区算,象群已出游1年3个月,行程几乎跨越了半个云南。有媒体称之为象群“罕见的向北迁徙”。

对于大象来说,向北迁徙的确罕见。

毕竟,从整体趋势看,在过去的几千年间,大象的迁徙路线大体是不断向南压缩的。

上古:舜弟名象 后人爱舜及象

上古传说中,舜帝之弟名为象。《山海经》载:“有庳圩,象所封地也”。《孟子·万章》说:“象至不仁,封之有庳”。

“有庳”在哪里呢?汉《史记·五帝本纪》正义引《括地志》说,“鼻亭神,在营道县北六十里。故老传云:舜葬九嶷,象来至此,后人立祠,名为鼻亭神。”

到了明代,王阳明曾写下千古名篇《象祠记》,并亲笔书写刻于碑。“君子之爱若人也,推及于其屋之乌,而况于圣人之弟乎哉?……然则祀者为舜,非为象也。意象之死,其在干羽既格之后乎?吾将以表于世,使知人之不善,虽若象焉,犹可以改;而君子之修德,及其至也,虽若象之不仁,而犹可以化之也。”(君子爱这个人,便推广到爱他屋上的乌鸦,更何况是对于圣人的弟弟呢!)

商:殷墟出土象骨、象牙

你或许很难想象,在今天的河南、山东一带,曾生存着为数不少的大象。

自上世纪,安阳殷墟就出土了象骨、象牙以及带有象纹饰的器物。而殷墟甲骨刻辞中“获象”的记载也证实,商代在今天的中国北方的确有野象存在。

《吕氏春秋》《孟子》《国语》《华阳国志》等古籍文献也显示,在历史上,黄河下游、淮水一带、长江流域,乃至四川等地,均有大象活动。

气象学家竺可桢指出,殷墟时代是“中国的温和气候时代”,当时安阳地区有十分丰富的亚热带植物种类和动物种类。

同时,在距今几千年的商代,黄河下游人口密度远小于今天的人口密度,天然植被广布,大象完全可能在这一地域找到适合的栖息地。甚至于,有学者认为,河南一带古称“豫州”中的“豫”字,也和大象曾在此活跃关系密切。

西周:长江支流汉水曾两次结冰

今天野象的生存范围又为何南退至云南境内?其中原因,既有一定历史时期内气候的变化,也和人类活动范围的扩张有关。西周中期以降,北方气候渐转为干寒,在此生存的动植物也相应发生了变化。

例如,《竹书纪年》就记载,公元前903年、公元前897年,长江支流汉水曾两次结冰。较之更北的黄河流域自然也备受影响。而这样跌至冰点的气温显然不适合野象生存。

春秋:人驱象作战出没江淮

这种寒冷的情况在约一两百年后有了改观。春秋时的文献记载中,气候又和暖了起来。也是在同一时期,《左传》中出现了楚人驱象作战的记录。显然,此时大象的活动范围依然可达江淮流域。

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气候变暖了,目前的研究显示,象群却并未北返至黄河下游附近。有学者就认为,这与人类活动不无关系。

西周中叶以后,气候变寒,加上人们的开发活动,造成中原地区生物植被的退化,才迫使象逐渐向南方迁徙。

在此后的历史中,在气候反复和人类活动的共同作用下,大象一路南迁。

唐代:广东人人“争食”野象鼻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史籍文献中,不乏野象进入人类生活区域的记载,而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地域的人们应对闯入野象的方式也有所不同。

例如,《南史》记载,公元6世纪在南朝梁,有数百野象出现在今天安徽一带,到处寻找食物,“坏人室庐”。

唐代刘恂在《岭表录异》中则记述了这样的情况:在今天广东潮阳到惠州一带,有很多野象;当地人把象鼻当作一种美味,还人人“争食”。

北宋:象在今湖北一带被捕获

《宋史》中则有北宋初年,有象出现在今湖北一带,踩踏民田、食民苗稼一类的记录。而当时人的处理办法是将大象捕获。

宋代以来,随着岭南地区冬半年多次出现冰雪、霜冻等寒冷现象,加之人类活动愈发频繁,象群活动范围进一步缩小。

明清:吴三桂曾使用了象军

到明清之际,中国境内大象的活动范围已与今日大体相当。

值得一提的是,明末清初时,大象曾被用于军事行动。有文献指出,吴三桂在被清朝封在云南为平西王后起兵反清;期间,吴三桂在北进湖南时使用了象军。

现代:人象和谐共处

和历史上应对闯入大象的方式不同,在此次应对云南野象迁徙过程中,几乎形成了全网追剧热潮,不少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千万不要伤害它们”“希望它们平安回家”……

为保证“人象平安”,近日,相关工作人员还在沿途投喂象食,诱导象群向西、向南前进。

在此次“全民追象”中,“不伤害大象、人象和谐共处”已成为共识。我们也可以看到,人类与野生动物的关系,正从过去的敌对、利用,走向尊重与共生。

“人类与野生动物该如何和谐共处?”“如何处理好人类与自然的关系?”这样的问题或许在此次象群迁徙中,已经找到了答案。

来源:中国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链接

专访:就地“圈养”北迁大象可行吗?

有人建议,在昆明建立食源地就地“圈养”北迁大象,可行吗?

云南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学研究所所长、研究亚洲象32年的郭贤明:

“六七千年以前,大象生活在我国大部分区域,黄河以南一带都有亚洲象分布,最近几百年它们逐渐往南移,最后移到了云南,最近几十年在云南的范围也在缩小。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内建食源地可以,但在昆明那边,人口密度太大,如果要建食源地,估计要建个围栏。特别是有15头象,如果食源地不够大,还是得投食。从北迁的象群来说,食源地只能做一个补充。

如何吸引它们去我们设定的地方,可能投食是一个更理想的方式,希望它往哪边走,该围的围、该堵的堵。但这都不是长久之计。

大象吃的东西非常杂,不同的食物对其身体机能起的作用不同。我不知道昆明那边会有多少种植物真正是它的食物,菠萝、香蕉、玉米……但是长期这么吃,会不会对它的身体造成影响?如果长期三五种食物给它吃,又都是人工驯化过的,含糖高,热量高,大象会不会像人一样出现高血压、糖尿病,还需要下一步研究。”